• 网站首页
  • 景区动态
  • 世界遗产
  • 走进武夷
  • 文化遗产
  • 自然景观
  • 文明景区
  • 数字景区
  • 武夷山水
  • 政策法规
  • 留言反馈
  • 联系我们
  • 当前位置:首页 » 文化遗产 » 物华天宝 » 一位古建筑专家的武夷情怀——追忆著名古建专家罗哲文先生
    一位古建筑专家的武夷情怀——追忆著名古建专家罗哲文先生
    • 作者:阮雪清、杨明 更新时间:2012-9-11 17:43:48 来源:武夷山景区网 【字号: 】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
    搜索中...
       
     
     
        5月15日从手机新闻早报上获悉:我们武夷山人民的好朋友曾经为武夷山申报《世界遗产名录》做出突出贡献的中国古建筑学家、国家文物局古建筑专家组组长、中国文物研究所原所长、武夷山市政府顾问、武夷山申报《世界遗产名录》专家组组长罗哲文因病医治无效,于5月14日晚与世长辞,享年88岁。
        惊闻此消息,我们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,立即向武夷山市政府、武夷山风景区管委会领导汇报,武夷山市政府、武夷山风景区管委会领导极为重视,当天即向罗哲文先生治丧委员会发去唁电,以示哀悼。
       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,我们有幸参与并牵头组织了武夷山申报《世界遗产名录》的工作,正是这段工作经历,让我们认识了罗哲文先生,由初识到相知,进而结下深厚的友谊。几十年来,大家只要谈起武夷山申报世界遗产的过程,就会情不自禁地联想到罗老对我们申报世界遗产的帮助和指导,当年的场景至今依然历历在目。
        作为武夷山申报《世界遗产名录》学术顾问、专家组组长的罗哲文先生不仅指导申报文本的撰写、申报文本的审核与论证,而且在其后的申报区域整治、选择确定迎检线路等申报过程中,发挥了一个专家的突出作用。
        记得在97年10月,我们赴北京向建设部领导报送武夷山申报《世界遗产名录》文本第一稿、图片、录像带等材料并汇报相关申报工作时,时任风景处处长的曹南燕就对我们说:武夷山申报《世界遗产名录》是一件大事,你们一定要去拜访建设部专家组的罗哲文先生,罗老是我们的“国宝”。1985年3月,罗老与侯仁之、阳含熙、郑孝燮这四位德高望重的专家学者、全国政协委员,在六届政协三次会议上,联名提交了一份关于我国加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《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》的提案。正是因为这份提案,我国才能够在1985年12月成为《世界遗产公约》缔约国。而罗老作为我国第一批代表一员,参加世界遗产全委会,促进我国在1987年成功申报第一批遗产项目——北京故宫、长城、周口店北京猿人遗址、泰山、敦煌莫高窟、秦始皇陵列入《世界遗产名录》。这一发展对我国文物保护事业具有重大意义,它促使我国文物保护工作迅速与国际文化遗产保护运动接轨,使得我国能够快速、直接地引进当时国际文物保护运动中主流的保护技术、管理经验,也使得我国世界遗产的价值认识体系得以形成,并促进了我国对自身文物古迹价值的再认识。在这个过程中,罗老不仅参与了我国世界遗产最初的工作,而且发挥了重要的、甚至是决定性的作用。你们去拜访他,他一定会支持你们的。
        果然,当97年我们两次到了罗老在安贞桥小区的家中,向罗老汇报了武夷山要申报世界遗产的缘由后,罗老当即表示一定支持,并且表态择日就前往武夷山进行实地考察。
        通过登门拜访、电话联系、书信往来等不同形式的多次交往之后,我们与罗老结下了深厚的友谊,彼此都在共同为申报工作而努力。罗老是我国保护长城的第一人,我们得到他的第一本签名赠书《罗哲文长城文集》,就是在其家中他赠予的。每次到罗老家,平易近人的他都热情接待我们。他家藏书丰富,简直是一个小型图书馆,除卧室和厨房外,书房、客厅、走廊都布满书橱、书架,各类书籍琳琅满目。
        曾记得,罗老第一次到武夷山考察是98年2月24日至28日。当时一同到武夷山考察的还有的建设部风景处曹南燕处长、专家组成员林源祥教授、宋林华研究员及省建设厅、省文化厅的相关领导。那次他们是专门到武夷山指导申报工作,通过现场考察,专家们对我们的申报文本、录像带、幻灯片及照片的修改、提升都做了具体的指导。四天考察后,在座谈会上罗老对申报工作作了重要讲话,他首先肯定了武夷山的文化和自然价值遗产:三千多年的悬棺是他任文物研究所所长期间所做的碳14测定,汉城遗址价值很可观,天车架可以改为古崖居遗构,宋明理学朱子学说仍在传承……这些都符合世界遗产标准。同时,罗老还特别强调:申报世界遗产工作是一 个系统工程,主要领导要高度重视,要组织强有力的工作班子,加快工作进度。
        每次到武夷山考察,罗老都能以专家的真知灼见,对武夷山的遗产价值进行深入的剖析,指出科学性、真实性的理由,并提出挖掘、整理、提升价值的解决办法,让我们受益匪浅。同时,还帮助组织相关人员编写、修改文化遗产的内容,让我们非常感动。
        还记得,在每次考察武夷山的过程中,已逾花甲之年的罗老不仅指导而且亲自和我们一起,对风景区、古汉城遗址等遗产地进行实地勘察,不辞辛劳,爬山涉水,踏遍了景区的山山水水,走遍了古汉城遗址的角角落落。在考察过程中,知识丰富的罗老一边对我们阐述他对武夷山文化遗产的看法和建议,一边不停的按下挂在胸前的相机快门,对景区的摩崖石刻、古建遗址等反复拍照,留下有价值的影像资料。特别是98年10月9日至16日期间,罗老和专家反复对每一区域的整治进行排查,对武夷山的历史遗存逐项提出自己的独特见解。孜孜以求,勤勉负责的工作态度让人难以忘怀,所言所行让人钦佩不已。
        更记得,在申报取得成功之后,罗老多次到武夷山参加“世界遗产节”、“武夷山世界遗产高峰论坛”等活动。最近的一次是2009年12月1日至4日在武夷山参加世界遗产保护高峰论坛,罗老针对世界遗产保护管理工作作了重要讲话,他坦诚进言:“我们要共建和谐保护管理的环境氛围,更加重视遗产周边环境的保护,遗产不是孤立的,只保一个点是不够的。要重视人类生活环境,保护人类赖以生存的家园,加大对遗产的保护力度。中国的遗产保护与西方的不同,有中国的特色。中国传统哲学思想和审美观强调天人合一,文化与自然的和谐、融汇,是中华文明的基本理念”。同时,罗老对保护好、管理好、利用好武夷山世界遗产地提出了建议:一是首先在于保护,这是世界遗产之所以建立的首要目的。二是加强管理,这是使遗产得到保护的保障。三是合理利用,恰当地发挥遗产作用。四是加强科学研究,进一步认识遗产的价值,做好遗产的保护管理工作。五是人才培训。这是做好遗产保护的关键。六是重视宣传工作。这是发挥遗产作用的一种重要手段。这些见解,至今仍具有现实指导意义。会后,他还不辞辛劳签名赠送由他主编的《世界遗产大观》,并鼓励我们好好学习。2010年他还为《武夷山遗产名录》的出版作序,题写书名。睹物思人,倍增缅怀之情。
        罗老是一位学富五车,才高八斗的学者,同时又是一位言谈举止极其朴实可敬可亲的老者。他那朴实的人格魅力永远激励着我们。而今,距罗老离开我们已有时日,可与罗老相识、相知及共同为武夷山列入《世界遗产名录》而努力工作的场景却时常萦绕心头,历历在目。罗老他那和蔼可亲的音容笑貌、他那渊博的专业知识、他那高尚的学者节操、职业素养,他那身体力行、认真负责的工作态度,他那孜孜以求、诲人不倦的精神,永远让人难以忘怀,更是当下我们应该坚持和传承的。
        罗老走了,那个为武夷山申报世界遗产做出突出贡献的专家,那个朴实、睿智的学者,那个总是胸前挂着相机、爱抿一口小酒爱吃花生米、和蔼可亲的小老头离开我们了……
        罗老的精神永远是一座丰碑,伫立在我们心中,激励着我们不断前行。此时的我们,把怀念罗老、回忆罗老的思绪形成文字,以追忆、祭奠罗老。愿罗老一路走好。

        似乎,罗老并没有离我们远去,他仍然在远方微笑着注视着我们,注视着武夷山,祝福着武夷山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• 上一篇: 山行
  • 下一篇: 没有下一篇文章
  • 【免责声明:本站所发表的文章,大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,内容仅供参阅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如有不符合事实,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,请及时告知,本站立即删除。谢谢监督。】
  •   
  • 搜索中...
    图片资讯